— 响 —

他们是兄弟,被河流与风从四面八方带来,他们聚在一起。
在他们年幼,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,也曾相互握过对方的指头,也曾因为一块肥沃的土地挥舞过拳头和锋利的石块。
他们流着相似的血,牙齿间咬着断裂的兽骨,苍绿色的眼睛里燃着火。但他们却在某个缄默的沉郁傍晚共同埋葬了一只被淹死的鹿。
或许这就是他们最亲近的时候,那时候巨大的火日刚刚坠下去,黄昏拖着日暮的黄灰色裙裾尚还逗留了那么一会儿,他们围在一起簇拥着隆起的土堆,有些光落在他们乱糟糟的头发和轮廓模糊的脊背和胸口上,手指上和指甲里沾满了黑色的泥土。
他们因为生命和死亡而战栗,嘴唇颤抖,但其实当他们再长大一点,他们将会费力地明白,这是一个永恒的循环,而他们并不在循环之中。他们毕竟不同。
因此漫长的岁月里,他们同仇敌忾的时候,兵戎相见的时候,他们都未惧怕过死亡。
“我假装爱你们,又把仇恨干脆利落的拉扯出来,甩到我们的面前,假装恨你们。”

评论(6)
热度(39)

2015-08-05

39